东北塑料大王冲刺IPO命运掌握在外国巨头手中?

最近一家来自东北的生物降解塑料产品制造商——中宝新材(H1737),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材料。该公司生产基地位于吉林省长春市,2019年至2021年,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67亿元及2.57亿元。

环保政策驱动下,资本曾在2020年底开始追捧生物降解,但当时割了一茬韭菜就离场了。生物降解材料曾被视作新材料的未来,但概念被拉高后便遭遇腰斩。正所谓,“吹的大,破的快”。那中宝新材能否打破这个局面呢?

通过研究笔者发现,中宝新材第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对核心原材料的控制力极其有限,基本都掌握在国际寡头手中。

生物降解塑料原材料中占比最大的是PLA(聚乳酸),属于纯生物合成材料,上游原料是玉米淀粉,国内仅有少数企业可以生产。因此国内需求主要还是依赖进口,国际上主要供应商是Nature Work、卡吉尔、陶氏化学和道达尔。

另一种占比较大的材料是PBAT。PBAT是石油基提取材料,上游原料是重油,国内仅有几家上市公司涉足,但位于产业链中游。而他们的原材料也来自于供应PLA和PBAT的几家全球大供应商。

前几年受疫情影响,最上游的PLA和PBAT供应商产能饱受冲击,供给捉襟见肘,价格也就随之水涨船高。

更悲催的是,生物降解塑料产品平均售价逐年下降,由2019年的34.8元/千克减至2021年的33.5元/千克,单位成本增加幅度高于平均售价增幅,这进一步侵蚀中宝新材的利润空间,毛利率由44.7%减至40.2%。

中宝新材逐渐被拖入增收不增利的泥潭。2022年前9个月,中宝新材营收同比增长12.5%,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26.8%。

国内生物降解塑料行业目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市场竞争格局分散,尚未有全国性“大哥”级别的企业出现。

中宝新材目前是东三省的龙头企业,这3个省份的营收贡献报告期内贡献占75%以上。这跟当前“限塑新政”的落地实施由地方政府主导有关。不同省份的政策发力点、时间表和路线图都不相同。

多数省份从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吸管开始发力,上海和湖南的时间表是2020年,广东是2021年,逐渐再过渡发力到禁止塑料餐具、快递包装袋等。

而东北三省这方面的政策走在前面。比如辽宁省从2020年起,就把包括塑料袋在内的所有类型的不可降解塑料产品一次性全禁止了。这在客观上孕育出中宝新材的区域市场空间。

但中宝新材在全国范围内还是小弟,以2020年生物降解购物袋的销售收益计算,中宝新材占全国一次性生物降解购物袋销售收益总额约3.5%。

塑料袋这种产品体积大、易破损,非常不适合远途运输。本地化生产是破除高昂的运输成本的良方,但中宝新材的生产基地目前仅设在东北。

南方省份的禁塑令陆续生效后,中宝新材也意欲往南方域拓展,但又顾虑重重,担心母粒混合工艺泄密。

中宝新材的计划是在广东惠州建立不包含母粒生产线的生产基地,然后由东北的母公司向其销售可降解母粒。

这种安排,可以确定的是势必逐年高企的关联交易,以及由此导致的定价公允性风险。

中宝新材曾吃到过一波政策红利。2019年至2021年,中宝新材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67亿元及2.57亿元,两年时间营收翻了1.5倍;同期,公司的年度利润及全面收入总额分别约为2714万元、4927万元及7842万元,同样翻了近2倍。

大型商超目前多使用PP无纺布袋,外卖和生鲜电商用的多是PE塑料袋,食品饮料连锁多用纸袋,快递袋目前也暂未全面应用全生物降解包装。生物降解塑料袋的价格贵,一拽就破,用户体验极差。高昂的成本叠加糟糕的用户体验,除非政策利刃架在脖子上,用户不会自愿买单。

所谓“可降解”,并非自然降解,而是必须经过可堆肥垃圾处理厂的特殊处理,必须加热到60℃、并且发酵才能达到降解效果。但各地政府并没有专门划拨土地和财政安排用于新建可堆肥垃圾处理厂。这样的话,生物降解会不会成为一个传说?

由于生物降解不能自然降解,那垃圾分类的基础性工作就得做好。但试问,咱们每个人,会在扔垃圾时把可降解塑料袋单独挑出来丢弃吗?

假以时日,当政策制定者意识到“可降解”是伪概念时,是否还会继续出台政策保驾护航?

PLA和PBAT导致生物降解塑料成本居高不下,跟别的新材料比毫无战斗力可言。零售商超、快递、电商市场目前早已根据成本用脚投票,纷纷改用无纺布袋(非一次性用品)作为即时包装,因而形成了目前生物降解塑料包装几乎被市场弃用的现实。

塑料袋可能被布袋或者无纺袋替代,然而一次性餐具、快递包装袋、农用地膜目前还不存在强劲的替代竞品,是更为稳健的一块蛋糕。

日前国家邮政局还明确规定“绿色快递”的任务书和时间表:到2025年底,全国范围邮政快递网点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装袋、塑料胶带、一次性塑料编织袋等。

对于不容易被“一替了之”且市场规模更大的产品,中宝新材全部踏空。根据《招股说明书》的披露,这些产品还在中宝新材的研发序列中,生产设备还没买来。

再从产业链大视角来看,PLA和PBAT原材料国内供应不足,才是国产替代空间最大的领域,是生物降解塑料行业的矿脉。

注: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