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具之乡”如何打破“模式之困”

千年永宁江,犹如一条绿色的玉带,流经浙江黄岩的心脏,汇入东海碧波。澄江如练,滋润两岸瓜果飘香,驰名中外的黄岩蜜橘,成为无数人的美食记忆和乡愁味道。

与蜜橘同样声名显赫的,是台州市黄岩区的模具产业,其在技术水准、产业规模、市场份额等方面领先全国,为黄岩区赢得了“中国模具之乡”的称誉。

模具,号称“工业之母”,制造业的效率高低,全赖于这一个个模子的水平。模具之于制造业,产业带动比约1:100,即模具产业规模增长1亿元,带动相关产业100亿元的增长。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在不产钢材、不产塑料、基础为零的黄岩,几代模具人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书写了一个行业的传奇。

比如,行业舢板多、巨轮少,亿元企业凤毛麟角,被称为长不大的“小老”行业。《新华每日电讯》曾在头版头条报道,10年前(2013年),黄岩模具有从业人员5万多人,行业产值135亿元。即便最好的企业,产值到了1亿元左右,就再也做不上去。

比如,低端模仿多、创新少,一拥而上后剩下一地鸡毛,依赖拼价格、抢订单难以为继……

近日,记者再次来到这个制造业重镇,扑面而来的是行业“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新气象,去年亿元以上模具企业已有21家,有的年完成订单超10亿元,“草根”已然长成“森林”。

模具企业如何“脱胎换骨”,行业巨变如何悄然发生?记者在蹲点中向代表性人物探寻答案。

梁正华酷爱长跑。每天早上5点起床,跑上10公里,带着肌肉的兴奋感投入一天的工作,“每天跑步,可以保证我精神百倍地工作到晚上11点。”

梁正华是浙江凯华模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凯华模具,也是黄岩模具企业从小到大再到强的一个缩影。

出生于黄岩山村,求学于浙江大学,成长于黄岩重型模具厂,创业于世纪曙光时,人生的每个阶段,梁正华都有着极强的目标感。

2000年,梁正华创立凯华,专注于大型注塑模具,也实现了第一个职业梦想——当总经理。

公司起步阶段十分稳健。2004年,凯华模具出现在德国专业展会上,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模具行业的崛起。凯华专注大型注塑模具,这也是黄岩模具的最主要产品形态,赛道拥挤、竞争激烈。

从无到有,凯华在该领域拥有200多项国家专利,多款产品获评国家级新产品、国家火炬计划。2017年,凯华敏锐地嗅到了“轻量化、短周期、低成本”汽车成型技术发展的主流趋势,定下了智慧工厂的主调,进行了生产和管理的全面数字化改革。

用了15年时间,凯华做到了注塑模具领域的前三——梁正华的第二个梦想就此实现。

梁正华小时候放牛,牛跑丢了要挨揍。老家的山海拔500米高,让他明白均匀呼吸、控制节奏的道理,有时候慢就是快。

在“慢”下来的那几年,凯华先后聘请精益生产管理和价值工程项目方面的专家,从生产全流程到研发设计进行全面诊断。梁正华还动员全体员工,参与找出企业存在的“九大浪费”,分别对应企业在研发、品控、制造、供应链、研发项目等方面的短板,通过产品和服务的不断优化,创造价值最大化。

如今,凯华已成为国内大型注塑模具行业的龙头企业,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注塑模具企业之一,被评为国家级专精新特“小巨人”企业、浙江省制造业“隐形冠军”、台州市“未来工厂”试点企业等。

“模具行业的平台还是太小了。要实现做大做强,需要向上下游延伸、向关联产业拓展。”为实现第三个梦想,他积极拓展发展半径,以汽车模具产业为起点,不断开拓市场,将战略蓝图延伸至家电医疗模具产业、物流模具产业和家具用品模具产业,从永宁江畔走向全球化发展。

凯华的规模也在不断拓展,去年完成订单价值11亿元,销售模具3200套。虽然面临疫情影响和全球经济波动,凯华的网络架构却在逆势拓展。去年,凯华模具在新加坡、美国、中国香港成立子公司;2023年,凯华将重点布局德国和泰国。

凯华的企业标识是蜂鸟。梁正华希望,企业能像蜂鸟一样专注,专注高精尖,以技术领先取胜。

从引进先进的智能化设备,到上线SAP、MES等数字化管理系统,再到布局柔性产线,正如所追求的“Speed and Passion”那般,凯华这只“蜂鸟”专注品质,向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输送精良产品,用智能制造作为抓手,实现逆势增长。

“诚实是我最真的笑脸,坚定是我蓬勃的翅膀。千锤百炼风吹雨打,世界一流是我骄傲的回答……”

“我把目标定在2050年,进入相关多个细分领域世界前三。你看我这身板,可能不需要等到下一代,我就能完成!”

“一个优秀企业不是做今天,是做未来的。”这是精诚时代集团董事长梁斌见到记者后,谈及最多的“未来论”。

20年前,PC中空板市场兴起,但当时只有欧美企业能生产设备,国内企业引进一套设备需要花费几千万元。经过埋头研发和技术攻关,当时的精诚公司突破了技术瓶颈,生产出了第一套国产设备,将售价降至300万元。一时间,订单像“雪片般飞来”,公司一跃成为PC中空板设备的行业标杆企业。

2006年,精诚时代集团成立。当时流行的名称是某某科技公司,但梁斌颇有野心地将集团名字定为“精诚时代”——“至少在某些细分领域,要有属于我们的时代”。

再次以一己之力,牵动整个行业,发生在17年后的2020年,疫情蔓延时期。

彼时,熔喷布需求井喷,价格从每吨两万元飙升至七八十万元,单单在当年4月头10天内,该集团接到的订单就达到300套左右,是上一年生产总量的6倍。

然而,能生产高端熔喷布生产线的厂家并不多,精诚时代一度占有了80%以上的份额。精诚时代,成为全国同行追捧的“明星”。

“其实,相关技术精诚10年前、15年前就开始摸索了。”梁斌表示,虽然是非常小众的项目,看起来也没什么用,但恰是在关键时刻发挥顶梁柱作用。

熔喷模头是生产熔喷布的一种关键设备。一套平时卖100多万元的熔喷模头,当时已涨到了400多万元。

精诚被列入防疫物资相关装备重点企业名录。为了快速扩大产能,企业投入3000多万元,从国外购入十台新设备,组建技术攻坚小组,所有员工24小时轮班,并与周边模具企业协作生产。黄岩模具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同行们形成了高效协同。

“我们生产口罩用材,但连自己员工也找不到口罩戴。为确保技术攻关进度,大家在车间里支起床板,最终比原计划提前两天解决了技术难题。”精诚时代集团副总经理陈福蓬回忆说。

调整模头工艺,涉及电镀、磨床、打光等20余道工序,放在以前至少要半年时间。面对挑战,企业紧急抽调设计、生产等骨干员工,对模头进行了上千次的技术改良,突破了薄膜平整这一行业技术难点,确保了订单按时交付。

精诚还把“未来论”传递给下游产业链。“到了5月份,形势急转直下,预计产能饱和,公司反过来劝阻客户,不要再买精诚的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