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们ESG总监年薪8500000元? 36碳深度

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告诉36碳,真实情况是“公司HR如果不是主观故意的,就是手误多打了一个0”。

猎聘上该职位的招聘信息之前从“350-500k”改回“35-50k乘以17薪”。“85万年薪招一个总监,这倒是一个相对正常的薪资水平。”该人士说。

拨开这场乌龙,现实中人才市场对ESG职位的用人需求真实存在,这是一个职场的风口期,新岗位得以涌现,有人吃到了红利。

老粥是某欧洲银行驻美国的气候风险管理负责人,过去10年,她一直在美国从事咨询行业。2020年,她接触到ESG议题,将职业方向确定在气候风险管理,没过多久,一家欧洲银行要在美国寻找一位气候风险管理负责人,老粥毫不犹豫抓住了机会。

虽然这家银行开出的总监职位和老粥之前在咨询行业相同,但成为一个领域的负责人,意味着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大的自主权,况且,在银行中和老粥同一职级的管理者起码有二三十年的工作经验。

“他们看我一定觉得,这个小年轻就是逮着了机会,才这么快坐到这个位置上。”老粥并不否认这份红利带来的机遇。

老粥向36碳分享了她的观察:在美国,一般职业跳槽的涨薪幅度普遍在20%-30%左右。而在ESG招聘市场,跳槽可以带来40%-50%的涨薪,甚至更高。

“从个人职业发展来看的话,我认为ESG行业是一个好选择。”老粥不止一次在自己的播客《Miss Learning Curve》中鲜明表达这一观点。不过她告诉36碳,想抓住这个风口去转行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没看到这个机会;即使看到了,面对新兴行业和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很难选择迈出第一步。

受政策监管驱动和资本市场牵引,国内ESG的职场需求方主要来自上市公司、金融机构和咨询机构这三类。从地域上看,根据猎聘今年3月发布的ESG人才报告,目前上海是ESG岗位需求最大的城市,位列二三名的分别是北京和深圳。

站在行业金字塔尖的从业者的确能拿到百万年薪。他们的大致画像是:名校毕业,工作5年-8年,环境类工科专业背景+MBA学位,有世界500强头部企业ESG任职经历,具备ESG项目实践经验,或兼具金融业或咨询业工作经验。

曝出的高薪招聘给ESG行业带来一波热度和连锁反应,相关培训市场顺势渐起,市面上充斥着五花八门的ESG培训班和证书。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36碳,市面上的培训考证班水平参差不齐,“一言难尽”,一些培训内容与实际业务需求存在脱节——有的培训班招生时主打某些国际机构出具的证书,相应的课程设置和培训内容与国内岗位需求不相符。这类证书不具有含金量,业内认可度不高,无法在求职市场赢得竞争力,就是利用信息差圈钱的手段。

当下人们大多听说过ESG,但共识仅停在浅层。ESG在公众面前始终蒙着一层轻薄的面纱,隐约看得到它的轮廓,却看不到细节血肉。

李森在2019年进入ESG行业,目前供职于国内一家上市公司。他在与业务部门沟通合作时感受到,如果一个ESG项目能赚钱,提升利润,推动起来会特别容易。

但反之:“如果想和业务方一起做个减碳项目或环保包装,就很难获得支持,推不下去。”他告诉36碳。

一年多前,环境工程专业出身的于佳入职某快消品外企的ESG与可持续团队。她的工作任务之一,是要评估供应商的环境管理项目。

但在工厂现场,于佳经常遇到来自供应商的挑战——在推动一个零碳项目时,对方认为安装新设备需要大量前期投入,可降解材质会增加很多运营成本,ROI很低。于佳只能告诉对方,这样做有利于品牌宣传,年轻人愿意买单,能带来潜在的收益增长。

做ESG的底层逻辑不是追求短期的商业利益,这是它眼下难以推动落地的原因。

于佳的应对经验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帮他理解问题”。她向供应商讲清楚这样做可以带来的实际经济效益,对方就会配合执行。“大家不会跟钱过不去,如果真的能看到经济收益,会配合的。”于佳总结道。

李森也总结了类似的方法论:从经济效益的角度去沟通,才能说服对方。要么能省钱,要么能赚钱——这是获得其他业务部门支持,争取资源的最有效方式。

在推进一个再生资源回收工厂项目时,试点工厂的“代价”是要换掉自己一直合作的废弃物处理供应商,重新建立一个回收可再生的链路。李森告诉试点工厂这样做可以提升品牌价值,才说服对方加入。

从业者们逐渐意识到,要更深入地理解ESG的职业功能和角色,厘清自我定位和预期。

具备17年ESG相关从业经验的陈德亮,目前任职某新能源公司,在谈及定位话题时,陈德亮抛出了一个颇具现实意义色彩的结论:在企业内做ESG的从业人员要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这是一个支持性部门。

在陈德亮看来,做ESG虽然在公司层面具有战略性地位,但并不代表它能直接创造价值。ESG工作要服务和促进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帮助公司降本增效。“指标不能一下子定得太重,否则业务部门承受不住,他们的关注点不在这。”

李森如今更多是在思考,当企业的ESG部门发展到一定阶段,如何去创造更大的价值,尤其是商业价值,实现转化——ESG不能只是一件花钱的事。

把自己的坐在别人的位置上,也是于佳在推动ESG项目时谨记的。于佳所在的快消品企业要对供应商进行碳核算,需要拿到对方在生产过程的能耗数据,但在供应商看来,一旦采购部门拿到这些数据,可能会计算出自己的成本,在今后的竞标中存在压价的可能性。

明白了对方的顾虑后,于佳会向对方解释清楚,公司有碳核算的第三方平台,供应商直接跟第三方平台对接,采购部门看不到供应商的数据。

现阶段的ESG尚是一个新鲜事物,无论圈内还是圈外,都需要一个加深理解和逐步接受的过程。即便ESG行业处在需求上升期,从业者也会经历漫长的,甚至陡峭的爬坡。

他们正试图在短期商业利益与长期发展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才能让ESG成为那块诱人的蛋糕。

ESG职业化在国内还处在早期阶段,从业者的职业发展缺乏可以参考的成熟经验。36碳通过与从业者交流可以发现,他们的职业转型路径有两类大方向。

第一类是选择工作内容相通的职位,例如同样是做咨询,但在不同行业间横跳。这类转型虽然看上去工作跨度不大,但也无法直接平移经验,需要一段融入新业务的磨合期。

2022年,工作近十年的Frank从一家国际性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咨询公司离开,加入某“红圈”律师事务所做ESG咨询和法律服务。

Frank需要适应新的工作节奏。他以前的咨询工作涉及环境、健康与安全合规审核,许可文件编制,场地环境调查与修复,交易并购中的环境与社会尽职调查,ESG管理体系搭建与战略规划等。如今进入法律行业做ESG咨询服务,同样涉及股权投资和交易并购的ESG尽职调查,这部分工作与他过往的职业经验重合度高,经验可以复用,而环境权益、数据安全、用工合规等议题则更贴近法律行业的业务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