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渣变废为宝?身价翻几十倍的印度摇钱树为何不见中国效仿?

凭借着地处热带季风气候区的地理优势,以及高温且多降水的气候条件。印度开始大面积种植甘蔗,光是在2021年-2022年间,

而当地产量丰富的甘蔗种植,也为印度的甘蔗制糖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根据不完全数据显示,印度每年的产糖量可达3250万吨。

在2018年-2019年的榨糖季节期间,创造出了超过2930万吨的糖产量,占到了全球食用糖总产量的20%左右。

但是在这样可观的制糖量背后,是翻三倍的甘蔗渣产量。因为平均每产出1吨糖,就会制造出2吨-3吨的甘蔗渣。

根据印度能源技术开发组织的不完全统计,印度平均每年能够产生大约6000万吨甘蔗渣。

于是乎几千万吨的甘蔗渣就与其他乱七八糟的垃圾一起,被随意堆在了印度的各个角落里,其中也包括了印度最大的垃圾集中点——恒河。

但是就算是分散堆积,一天烧一次,印度的甘蔗渣也无法完全烧完,堆得到处都是。尤其是在每年的榨糖季节期间,那些堆积高度堪比泰姬陵的“甘蔗渣山”,就在高温潮湿的环境中迅速产生化学反应,再掺杂着尸体腐坏和燃烧垃圾的气味,味道简直不言而喻。

首当其冲的便是用甘蔗渣代替煤炭,成为燃烧原料。这样既能够减少燃烧成本,还能顺带将甘蔗渣处理。这样一举两得的做法除了不太实用外,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

毕竟甘蔗渣之所以能被归类为湿垃圾,就意味着在其中仍然含有一定的水分。小时候捡干柴烧过火的伙伴们就清楚了,那些没有干透的木柴无论是点火还是燃烧,相比起完全干透的材料来说都要逊色一些。

由于印度的制造产业技术相对落后,并不能很好的解决甘蔗渣含水量的问题,虞世南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燃烧效率低的结果。

根据印度从事火电厂营生的老板透露,大约要燃烧4吨以上的甘蔗渣,所产生的热量才勉强与燃烧1吨煤炭相持平。

这样的燃烧效率不仅使得原本就不稳定的印度供电系统更加雪上加霜,还会产生大量的污染气体,实在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燃烧原材料选择。

除了用来发电外,印度还尝试过用于肥料或者是制作成纸张等方式,但是都因为成本大于收益,还十分麻烦最终不了了之。

事实上,印度能够想出用甘蔗渣来制作餐具的主意,与印度的限塑令有一定的关系。

作为一个全球有名的垃圾制造大国,印度的塑料垃圾污染也十分严重。根据印度政府的环境监管部门的相关统计结果显示,在2020年时,印度产生的塑料垃圾就高达410万吨。

政府向印度各个地区派出监管人员,对当地的供应商和分销商实施抽检,违规者可被处以最高10万卢比(约合8480元人民币)罚款或五年监禁。

看到这里你是否感到疑惑,印度在2022年时才颁布的禁塑令,难不成想到用甘蔗渣来制作可降解餐具的企业家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

事实上,国内市场的风向早几年前就已经有了端倪,在2018年时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就首次宣布不久之后将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禁塑令”。

要知道,国家的政策指向往往就代表着未来几年内的经济新风口,在政策的扶持和补贴下,一个刚继承家里造纸厂的“商二代”,发现了一个新的商机——将甘蔗渣制成一次性可降解餐具。

于是乎他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能够变成现实,不惜抵押大部分身家,重金购买了一系列的加工设备,还将加工分厂开到了当地制糖厂的旁边。

在这样的一番折腾下,还真让他打通了一整条生产链。低价从印度各地收回来的甘蔗渣,在使用特殊的碱性溶液进行二次处理后,其中多余的糖分就能被全部去除。接下来在进行脱水、打碎后就成为了制作一次性降解餐具的原材料。

这时候只需要再用特殊模具进行两次塑性,超低价收购回来得甘蔗渣,身价立马就翻了几十倍还多。

这样做出来的一次性餐具,不仅只需要3个月就能实现降解,而且市场收益十分可观,每售出7个餐盘就能收益1美刀,一个拥有上百号员工规模的加工厂,每个月的利润可以达到84万元,整个印度的甘蔗渣加工厂每年能够创造出2500万的利润。

市场反响如此之大的原因,还在于这一生产链对于印度环境保护和当地人就业上展现出了较大的贡献价值。

毕竟相比起塑料来说,这种可快速实现降解的餐具,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印度作为一个被全世界都责问的垃圾生产大国,每一个环保动作都有着超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行为价值。

而对于印度政府来说,支持甘蔗渣制成一次性餐具可谓是名利双收,还能一定程度扭转国际形象,简直是一石好几鸟的好方式。于是在政策上更是一路绿灯,补贴扶持一样不少。

与此同时,由于限塑令的影响与制约,整个印度的塑料产业都陷入僵局,市场上出现的大量餐具需求空白,让甘蔗渣餐具的前景一片大好。

于是就吸引了许多企业想要加入其中,分一杯羹,无形中也就增加了许多就业岗位,拉动了当地的就业。

根据不完全统计显示,在2022年时,这一股用甘蔗渣制作餐具的风,让450万的印度人从无业游民变成了打工人,实实在在的成为了百万印度人的“衣食父母”。

以甘蔗渣为原料,来生产一次性可降解餐具这种生产方式,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对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来说,十分具有借鉴价值。

就在印度甘蔗渣餐具大受欢迎时,也有许多小伙伴强烈倡导将这项技术发展到国内市场上来,毕竟中国虽然垃圾状况远比如印度,但是塑料污染也十分让人担忧。

中国的甘蔗渣餐具技术早就已经存在,且产业链也相较于印度来说更加完善,实在是没有向印度借鉴的必要,毕竟印度有的中国也有,印度没有的中国也有。

在中国强抓塑料市场限制的时期里,国内就已经有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将加工设备引入了,不仅成功实现了餐具的制造和加工,还不断改进创下了环保餐具年产值30亿元以上的优异成绩。

就比如甘蔗除了制糖外,还能在其中酿造朗姆酒,甘蔗渣除了能简单压制成餐具外,还能提取糠醛,或是制成石墨烯。

印度使用甘蔗渣制成餐具,顶多能实现几十倍的利润,但是国内将其制成糠醛,利润直接翻了成百上千倍。

什么是糠醛?作为一种不溶于水的化学物质,糠醛被广泛运用到了我国的火箭制作领域中,已经成功实现发射的神州八号、神州九号上所使用的隔热材料,就是以糠醛为原材料制成的。

利用甘蔗渣制成餐具只能卖到1.2元每个,而提取出的糠醛的价格却能达到1.2万每吨。

而利用甘蔗渣制成的石墨烯更是有着“黑金”之称,品质较好的石墨烯,每克的售价能够达到成千上万元。

而不管是制作餐具,还是提取糠醛,都不可避免的会产生部分废物废气。相比起印度的直接排放,显然中国的加工链条更为完善,在长达200米的废气净化管道中,剩余的物质再次成为燃料被最后一次利用。

除了这一条产业链外,中国企业在甘蔗渣造纸上也实现了百分百的利用率。在2022年时,中国已经成功形成甘蔗渣综合利用生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