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CEO的一号任务:大老板亲自盯着你干活究竟有多卷?

在互联网大厂,CEO们大多是公司最有权力的人,他们最重要的职责之一,是决策公司的主要运作及日常经营事项。理论上,公司开展的大小业务,CEO都有过问的权利,但受限于视野边界和个人精力,他们真正腾出手去抓的业务也非常有限。

公司草创时期,CEO亲自下场干活非常普遍,很少有人手上不沾泥。但等创业小团队成长为各自领域的头部大厂后,一号人物要是还直接带队做业务,往往意味非凡——要么是眼下最紧要、必须得做好的一摊子事,要么是关乎企业长久生死存亡的重要战略布局。

在大厂员工眼里,这些“大老板最看重的”一号任务,在内部通常会获得非一般的关注度,以及实打实的,人力、预算等资源的多方面倾斜。但从另一个视角看过去,一项业务下面的团队怎么都搞不定,要CEO亲自来管,往往也会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我们盘点了市值最高的那些互联网大厂里,CEO们的一号任务——有些大厂日子过得不好,必须搞钱自救;有些则斗志昂扬,准备在已然成为风口的AI和云战场,奋力拼一个参赛席位;还有些大公司,发现城池渐失后,只能回归老本行,做出最适合当下的调整。

CEO们说出去的话,有时候只能半信半疑,但一号任务的动向,却诚实地反映出业务究竟做得如何,也折射出最高决策者们面临业务挑战时的焦虑和野心。

那是七年前的2016年。身为B站董事长兼CEO的他,向用户信誓旦旦:“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在那之后,这句话被B站用户无数次翻出来,当作揶揄陈睿“叛变”的证据。

搞钱,一直是CEO们的头等大事。6月底,B站发布内部邮件称将整合多个团队,成立新的一级部门“交易生态中心”,商业技术部将升级为商业技术中心,以加强公司在商业化交易方面的基建。

在此之前,陈睿还宣布,将以用户实际观看视频所花费的时间即播放分钟数,代替目前的播放次数——虽然这项变化至今还未落地,但“B站急了”“B站掀桌子了”等字眼,已经出现在各路媒体报道的标题中。

今年上半年,B站经历了一场颇为轰动的“Up主停更潮”,虽然具体案例各有特殊,但当“在B站赚不到钱”成为不少资深Up主的共识,警报已然拉响。B站也清楚自己在商业变现上存在天然短板,比如直播带货的风口就不赶趟,哪怕今年618隆重推出百大UP主“宝剑嫂”的带货首播,GMV达到2800万元,外界仍然认为B站要想跻身这条已经卷到不行的赛道,得孵化出更多的“宝剑嫂”。

2023年一季度财报会上,陈睿提到,提升商业化效率是公司眼下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毕竟,这位CEO另一个广为流传的flag,是“2024年实现盈亏平衡”。

游戏曾经是陈睿的得意之作。B站2018年能在纳斯达克上市,游戏立大功——当年的招股书显示,游戏收入在2017年B站总营收占比超过八成,达到20.6亿元。其中又属《Fate/Grand Order》风头最劲,占去游戏收入的七成。这款日本二次元游戏的国内独家代理权,正是陈睿力主B站拿下的。

但后来,收入单一的瓶颈很快凸显出来,B站甚至一度被调侃是“一家披着弹幕皮的游戏公司”。为了更好地走下去,陈睿果断决定让B站“去游戏化”,搞“出圈”。

如今,游戏又成了他亲自下场抓的一号任务。2022年11月,陈睿决定亲赴一线,担任游戏发行中心总经理,一面大搞收缩和精简,裁撤不赚钱、投入大的项目,裁员,减持中手游的股份;另一面,将希望寄托在精品自研游戏上,不再铺开来投入。只是截至目前,八个多月过去了,B站游戏还在等待一个如《原神》一样的爆款。

游戏赛道竞争激烈、周期漫长,陈睿的一号任务能否成功,一切还是未知数。但对于快手CEO程一笑来说,他下了狠心主抓的一号任务——电商,已经有了眉目。2022年,快手电商的GMV达到9012亿元,虽然距离抖音电商超过1.4万亿的数字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或许已经能让程一笑稍稍松一口气。

2022年9月,程一笑亲自带队电商业务,成为第一负责人。消息释出后,明眼人都看出来快手开始在电商攒劲了。快手的“带货一哥”辛巴甚至隔空喊话程一笑,希望成为“快手的一大猛将”。

程一笑似乎很清楚,市场会对他的举动有所猜测。他特别强调,自己直接负责这部分业务,“并不是因为业务出了问题,需要CEO来救火”,而是电商业务发展到一定的体量和规模后,需要看业务长期的发展方向和模式。

他认为,在做取舍和投入的选择等方面,CEO的勇气和信心,还是要比其他人更强——这两点对于彼时的快手来说,格外重要。

2021年11月从老搭档宿华手中接过CEO时,程一笑面对的问题,一个赛一个棘手——股价跌去70%;海外市场被叫停;亏损不断扩大。据晚点报道,2022年3月,在大裁员后的交流会上,程一笑自我坦白,“人穷志短、面向现实”。

为了活下去,程一笑将视线投向电商。一直以来,快手的收入主要分为广告、直播和其他业务,电商在其他里面。过去,第一收入来源是直播打赏,2020年后,广告收入跃居第一,但后来,增长都遭遇了阻碍。快手跟抖音的争斗,始终不占优势,全行业降本增效也让广告主的投放变得保守。相比之下,程一笑认定,电商业务还有可做的空间。

一号人物推动一号任务的动作很是犀利,手起刀落,将快手电商部门的二级负责人基本都换了一遍。所有人都感受到了CEO的决心,也呼吸到了空气中肃杀和紧张的味道。人事调整后的电商事业部,工作氛围更卷了,有内部员工透露,“晚上十点以后下班是常态”。

有快手前员工对Tech星球透露,对于一个还无法清楚判断前景的业务,程一笑会亲自下场捋清楚,和一线二线负责人聊,对整体业务有准确判断之后,再找代理人来负责。

而陈睿的风格,则师承雷军。在金山软件、雷军的身边工作过七年,陈睿说自己学到的东西很多,比如一个CEO必须勤奋,在关键时刻能够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将心比心。

但2019年接受晚点采访时,他也会反思,从基层成长起来的CEO,容易觉得自己能干的事太多,也很难把握放手的速度——有人放得很快,但也许公司会突然死了;但也有人偏谨慎,放手的速度慢了,会像他一样把太多精力花在业务和产品细节上,导致战略和思考捉襟见肘。

他曾经告诉创业者,CEO要避免一个普遍的负规模效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结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

于是在2021年5月20日这天,他决定“放手”,把字节跳动CEO的位置交到大学同学梁汝波手里,自己探索远景和公司新战略去了。

哪怕创始人已经不在CEO的位置上,他所关注的业务仍然有可能成为公司的“一号任务”。对于字节这样已经走过突围期、占据了行业高位的成熟大公司来说,最高决策者或许不用再操心短期怎么搞更多的钱,而是,如何花钱。

降本增效时代,再多的钱要花到刀刃上。要问眼下最值得花钱的项目是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