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潍坊南下河市场的前世今生

民间自发的市场就如这样,随机而生,摇曳蓬勃。经年若干,有的因环境变化自然消失,有的依需繁盛,成了气候,比如在潍坊家喻户晓的南下河市场。

南下河市场在潍坊赫赫有名,全称为南下河水产蔬菜批发市场,坐落在健康街与文化路交叉口东南角,一方地有130余亩,固定经营业户1200多户,年交易额10亿元之多。水产、蔬菜、干调、瓜果、生禽、熟食、粮油、土产、杂品等共十个大类1000多个品种,禽、蛋、肉、菜、海鲜、河产样样俱全。繁忙季节南下河市场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有商贩装货卸货,货源来自四面八方。远的有东北、俄罗斯,近的有潍坊其他县市区,销售主要面向各超市、酒店、企事业单位食堂配货以及零售商。南下河市场不但是潍坊城区最大的“菜篮子”,在山东省内如淄博、烟台、临沂等地也是闻名遐迩,交易辐射到河南、河北等邻近省份。

但南下河市场的出生地却不在这里,而是在白浪河畔的南下河街,名字也是这么来的。南下河街现在已消失在繁华的泰华商业圈内,就像以前的米市街、九曲巷一样,他们沧海桑田前的容颜只能在照片里回味了。所以现在提起南下河,指的就是南下河市场。

那当初的南下河市场是怎么形成的呢?笔者以为,说起渊源,不得不提南下河市场的前生───鱼市街。

老潍县东关曾有九街十八巷之说,南北下河街和鱼市街都名列其中。下河街,顾名思义,因紧邻白浪河而得名,以潍县中轴线即现在的东风大街为界,分为南下河、北下河。明清两朝这一带都是主要的商业街。民国时期潍县纺织业兴盛,北下河主要经营洋线、布匹以及与之匹配的颜料,民间金融汇兑业服务其中,已有现代物流的气息。南下河更多的是传统集市的样子,有过米面市、灯笼市,饭店、澡堂、铁业混杂其中。沿北下河街过通济门到绿瓦阁,在“威震华夷”石刻下面厚重狭长的石门洞里往东看,那条长百米宽六米的街道便是鱼市街了,它曾是潍县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在白浪河水清澈丰盈可以行船的年代,地处山东半岛腹地的潍坊,北临渤海,白浪河、虞河、潍河等主要河流在此蜿蜒入海,故水产丰富。北部沿海渔民捕捞所得常常星夜赶路到县城销售,那鱼市街真是个适宜的场所。此地临近白浪河,取水方便,又紧邻北下河商业街,商贾云集,东西通透,南北也有九曲小巷通往四面八方。于是鱼贩鱼商渐盛,日久变成水产批发交易市场,街名便成鱼市街,连街西头的绿瓦阁也被百姓称之为鱼店阁。

鱼市街据说形成于明成化(1465-1487)年间,经过几百年的繁衍,清末民初至七七事变前依旧繁盛。那些鱼行争霸、鱼贴流转的故事至今被老潍县人津津乐道,“臭鱼烂虾,潍县也下”的民谚见证它当年的兴旺。民国以前,货源充足,各方鱼商云集,水产品上市量很大,每日成交逾万斤。潍坊文史工作者刘秉信、陈瑞曾在潍坊晚报《潍县东关鱼市街与绿瓦阁》一文中为我们描述了当年鱼市街的情景:“鱼市为早市,天未放亮前,各店已把货物摆放道旁,买鱼的小贩也赶来看货,询问经纪人价格,然后过秤成交。一年四季分淡旺各两季。不同季节,上市水产品各不相同。各种水产品销售对象不同:鲜鱼鲜虾既不便长途贩运,又容易腐烂变味,由近海口连夜送来,大都由肩挑小贩卖给城里大户人家。咸鱼一类,多由鱼商用大车运输销往农村。至于海参、海米、鱼翅等细货,则由鱼店直接进货经营。那时节,每天一大清早,鱼市街已是人货满街。各鱼店掌灯点烛,开始营业。街面上人声噪杂,经纪人的喊价声、报数声此起彼伏,响亮而悠长,不绝于耳。”

1938年1月后日伪统治时期,政局蜩螳,潍县百业萧条民不聊生,进城鱼贩要经过严格检查,鱼市交易从此一落千丈,各大鱼店因行情不佳货源断绝,相继歇业或转行。1948年潍县解放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各鱼店逐步并入水产公司,鱼市街的鱼市成为历史。

就这样过了四十多年。期间南北下河街从喧闹的商业街演变为普通的城市街道,1967至1981年曾改称解放南路、解放北路。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后的潍坊,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国家允许自由贸易,市场、集市开始恢复。这时北下河街鱼市街一带几乎成了安静的民居,已难以想象民国时这里的繁荣,而隔东风街相望的南下河街依然保留一些当年各业杂陈的街市风格,况相邻的南大街相对商业气息较浓,往东便是大型国有商店和市委市府所在地。所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便有水产经营业户在这里摆地摊售货。开始摊位都是临时的,时间长了,经常在那里卖鱼虾的个体户,便有了相对固定的位置。新来的一般顺着南下河街往南摆。就这样卖货的越来越多,渐渐成了规模,经营业户达200余户。不出几年,潍坊人买海鲜就直奔南下河了。九十年代中期,为规范市场,有关部门对南下河街进行了拓宽改造,相关商业设施原址重建。已具备规模的南下河市场设立简易棚子和水泥台面,业户经营场所得以改善和规范。又过了近十年,随着城市建设、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市场设施简陋、服务不配套的问题日益突显。更重要的是,极具人气的白浪河两岸已成为日益繁华的商业区,因经营水产而显得泥泞不堪的南下河街已显得不合时宜。经多方论证,2003年,南下河水产品市场在保留品牌名称的同时,整体搬迁到潍坊市奎文区健康东街文化路口东南角的新址,这就是现在的南下河市场。

当时有意向经营市场的有好几家单位,最后在竞争中胜出的是时属奎文区广文街道的李家庄村。该村投资3000多万元,硬化地面,建造若干高阔的钢筋拱形大棚,把当时的鞋帽市场改造升级为包含水产品和蔬菜的综合交易批发市场。整个市场有五个出入口方便进出,交易大厅21个,其中水产厅4个、干调厅2个、肉食厅1个,蔬菜厅9个在南面一字排开,蔚为壮观。大棚内附设经营用房和摆放台面,还建有仓库等配套用房、三个停车场。相比老南下河市场,这里设施先进,用电取水都方便,经营者不必再担心风吹雨淋,日晒雪霜。买家可一站式购齐,省时省力。

十多年来,每天,成千上万的蔬菜、水产品、肉产品、干货调料、预包装食品、酒店用品从这里涌向饭店、餐厅、家庭餐桌,时节不同,水产、蔬菜也随之变化。而价格就是整个潍坊市区的标杆,一般情况下,这里的鱼、菜卖多少钱,外面的一般不会比这里更便宜。

南下河市场的一天似乎从夜幕降临开始。每天傍晚,来自连云港、舟山、青岛、烟台等地的冷链箱式货车便从健康街市场西或中口鱼贯开进市场。八、九点之后,拉着满满蔬菜的货车渐渐多起来。它们一般从健康街的市场东口拐进南下河,进入市场几十米后,车驶上地磅秤,填好一张表格,按吨缴费入场。凌晨两点左右,当大多数人们还在睡梦中时,南下河市场已是灯火通明。批发商们早早便赶到这里,从供货商处进货,然后整理、摆摊,开始一天的忙碌。那些饭馆的小老板、餐厅的进货员,还有其他农贸市场的个体商贩会在四、五点左右前来上货,也有勤勉的家庭主妇起早赶来买海鲜。从曙光微曦直至上午八点多,市场里面和健康街文化路市场周边的马路上停满了各种车辆,有的车身上喷涂着我们耳熟能详的餐厅名字。临时摊贩在路边售卖生鲜熟食等半加工好的物品,也有人现场制作油条、豆浆等早点。这是南下河市场一天中最忙碌、最富生机、最欢快的时间,如涨潮的海岸般喧腾着,石击浪飞,充满吞噬的欲望和激情。场内外人流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