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扩张海外增量遇废塑:PE面临结构性失衡PP供需紧平衡

2018年国产量增速约为7%-9%:2018年国内增量货源将主要来自于神华煤制油配套项目、中海油壳牌二期以及延安能化3套装置,预计LLDPE产量增速将大于PP。

美国乙烷裂解项目进入投产期:2018年全球乙烯产业链的首要冲击当属美国乙烷裂解项目进入投产期,据我们粗略估算,新增产能将会带动2018年海外PE产量进一步增加338万吨,并且LLDPE的增量占6成,这将对中国PE市场形成冲击。

中国政府“禁止洋垃圾入境”的态度非常坚决,2018年3月起进口废塑料环保新标准将执行,而全球产业格局重构尚待时日,预计我国废塑料进口将继续缩减300万吨以上,其中1/3为PE。

展望2018年,国内外新产能投放将对PE市场形成供应压力,废塑料进口暂按当前收缩程度估算,LLDPE品种上尤为面临供需失衡风险。相对而言,供需紧平衡格局决定PP可作为多头配置。

废塑料进口政策的执行力度仍有不确定性。此外,国内外新装置投产进程与国际油价走势也将会影响LLDPE与PP期价走势。

2017年聚烯烃期价虽然上下波动幅度也曾超过1500元/吨,但相较于前几年波澜壮阔的单边行情,2017年的价格走势更趋向于短周期行情,2-5月间的下跌与6-8月间的上涨都只持续了3个月左右,由于国内外新装置延迟投放以及需求端的企稳,聚烯烃市场的景气周期实际上延续了更长时间。

此外,LLDPE与PP价差在2017年持续收缩,由于PE与PP的产能扩张步伐并不一致,加之需求增量存在差距,从而导致PP价格走势整体强于LLDPE。

2014年以来的烯烃扩能以煤头产能与气头产能的崛起为特征,即高油价下刺激生产商寻求更具成本竞争力的多元化原料,2010-2014年间,气头与煤头产能逐步完成了布局与建设,之后全球乙烯与丙烯市场迎来了原料多元化发展的新阶段,尤以丙烯产业链表现更为明显,然而,2014年下半年油价暴跌,煤头与气头产能的崛起受到挑战,本轮扩能周期的进程受到扰动,装置延迟投产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产能集中投产现象的发生。

2010年,国内第一套煤制烯烃项目投入商业化运行,其后直至2014年,煤头产能的成本优势不断强化,煤制烯烃项目也陆续进入投产期。只是国际油价下跌以来,国内供给侧改革助力煤炭价格明显上涨,自此煤头产能的成本优势明显被削弱。

美国页岩气革命带来了丰富而廉价的天然气组分,2011年之后乙烷与丙烷价格大幅走跌,出口更便捷的丙烷率先投入化工领域,2014-2016年中国累计投入了约500万吨PDH产能,丙烯产业链的煤头产能与气头产能扩张不期而遇,以致丙烯价格一度非常弱势。乙烷裂解制乙烯则受制于出口设施、装置规模庞大等难题,大规模投产期明显延后。

当前处于此轮煤头与气头产能扩张周期的后半程,重点煤化工企业已经顺利完成一期项目投产,考虑到低油价已经持续了3年多的时间,企业对于筹建二期项目会更为谨慎,乙烯与丙烯气头产能的扩张时点则出现了较大差异,PDH项目投产暂告一段落,而乙烷裂解项目则集中在此轮周期的后半程投产。长周期来看,2018-2020年,煤头与气头在建项目仍会延续扩能周期,尤其是大型乙烷裂解项目将对于乙烯市场将会形成冲击,但在此过程中,竞争性削弱、环保高压导致新装置投产延迟的现象将时有发生。在2020年之后,烯烃产能扩张的主流将重归油头产能。

2017年国内PE与PP扩能进程明显放缓,包括规模较大的神华煤制油配套项目等多套装置延迟投产,导致年内新增产能释放的产量非常有限。具体来看,国内PE装置年内投产的只有中天合创25万吨管式法高压和12万吨釜式法高压装置,神华宁煤45万吨全密度装置年内只是完成了试车,也就是说,年内新增PE产能共计82万吨,其中几乎没有释放LLDPE供应量。PP新装置的投产同样多有延迟,常州富德PP装置投产后停车,神华煤制油配套项目以及云南云天化的试车又是临近年底,可以说年内顺利投产且持续释放产量的只有中景石化二期一套30万吨/年的装置。

目前中海油壳牌二期的主要装置基本打通,预计2018年初其产出合格品将较为顺畅。众多在建的煤制烯烃装置中,有望2018年达产的装置并不多,值得关注的是,延安能化煤制烯烃的投产概率较大,该套装置是陕西延长石油第二套MTO装置,同时装置建设进度也较为顺利,单体运输和单体吊装最重的设备——甲醇装置合成塔已于2017年9月吊装完工,整体装置将在2017年底中交,我们预计2018年6月左右该套装置正式投产的可能性较高。此外,久泰能源、中安煤化等装置也有可能于2018年投产,只是年末投产释放的实际产量会较为有限。

按照我们梳理的新装置投产进程,预计2018年PE拟扩能140万吨,PP拟扩能100万吨,对比来看,国内PP市场的扩能压力降低,并且增量货源压力大概率小于PE。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底新投产装置带来的增量货源冲击很可能在2018年上半年凸显,叠加中海油壳牌二期等新装置的投产计划,预计2018年上半年市场就将面临增量货源冲击。

国内石化装置在2015-2016年经历集中检修之后,2017-2018年装置大修相对减少,根据目前披露的检修计划来看,2018年石化厂商的检修计划与2017年基本相当,检修时点多选择在2-3季度。

煤制烯烃路径的装置运行与盈利状况可以参考神华集团与中煤集团的情况,两家企业在煤制烯烃领域布局较早,并且规模庞大,目前两家企业合计产能在国内CTO产能中的占比超过6成,在总产能中的合计占比也接近20%,其盈利状况和发展规划具有较强的行业代表性。自CTO兴起以来,在低油价、高煤价的双向夹击下企业生产利润受到压缩,但当前仍有近30%的毛利率,正是努力提升负荷维持整体盈利的阶段。

综合传统油化工与煤化工两条路径来看,2018年仍可看作检修小年,预计检修损失产量规模与2017年基本相当,但需关注临时小修以及MTO装置的运行动态。

考虑到2017年投产的新装置也将带来部分增量货源,我们结合装置投产时点,预估2018年PE产量将同比增加138万吨左右,增速水平约为9%,略高于2017年7%的水平;预估2018年PP产量将同比增加130万吨左右,增速水平约为6.6%,较2017年11%的增速水平明显降低。

2018年全球乙烯产业链的首要冲击当属美国乙烷裂解项目的正式投产,由于新建项目普遍规模庞大,2016-2017年新建项目的推进略显迟缓,然而进入2018年之后,几套大型装置大概率将进入达产阶段。

据我们不完全统计,2017-2018年间,海外PE扩能合计约为800万吨,其中2017年扩能328万吨,增速为3.7%,主要的增量来自于印度。2018年产能预计增加474万吨,同比增速将达5.1%,主要的增量则是来自于美国的乙烷裂解项目。

基于产能增速来看,海外PE扩能速度有所提升。不过,新装置能否如期达产仍存在不确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