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中信资本董事长张懿宸:实施全面注册制有助于进一步畅通VCPE退出通道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信资本董事长张懿宸从商业不动产公募REITs、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提升中国香港地区国际竞争力、绿色物流、公共卫生和

今年已是张懿宸履职的第16年,在担任政协委员的这些年里,他每年准备的提案都来源于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难点、痛点,部分提案是关于私募股权投资行业,部分提案则是来自工作调研中接触到的实体经济企业。

“我能切实感受到政府部门在认真办理提案、倾听政协委员呼声,2022年的政协提案先后收到来自国家发改委、证监会等国家部委,以及深圳市等地方政府的12份书面回复。证监会等方面还就提案内容积极与我们沟通,针对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提案给予积极回应,并在后续展开了一系列工作。令人格外欣喜的是,部分提案提出的政策建议,已经体现在新出台的相关政策措施中,例如保障性住房和长租房在去年先后被纳入公募REITs的资产范围。”张懿宸表示。

与去年相比,张懿宸的关注侧重点有了一些变化。以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相关提案为例,去年张懿宸提出深化S基金交易平台建设相关方面的建议,主要是聚焦部分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基金集中到期后面临退出难题的行业痛点。今年,张懿宸在提案中关于鼓励发展并购基金的相关建议,更多是从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如何更好助力产业链重构、促进经济发展由“有没有”向“好不好”转换的角度提出的。

“今年也很高兴看到我的呼吁和建议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相关政策也在逐步落地完善和试点优化的过程中。伴随全面注册制的推出,以及我国S基金市场逐渐规范和成熟,相信我国VC/PE行业的发展将会更趋理性、健康和完善。”张懿宸称。

今年张懿宸带来的提案中,还提到了要推动儿童药高质量发展以及餐厨废油资源化利用。2022年我国人口出现负增长,应对人口老龄化刻不容缓,在鼓励生育的同时,加强儿童健康保障,也是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减轻养育成本的重要举措。

张懿宸表示,自己和被投企业哈药集团方面在调研中发现,儿童药目前仍存在生产厂家较少、批文数量少、专用的规格剂型少等突出问题,导致很多疾病患儿无药可用,或是成人药儿童用,客观上增加了儿童用药安全的风险。

“儿童药具有批量小、批次多的特征,从生产过程看,工艺相对复杂、成本较高;从研发角度看,新药研发周期较长;从销售环节看,季节性强、利润较低。此外,由于儿童药在研发、转让、生产、使用、销售等环节缺少政策支持,削弱了药企生产儿童药的积极性。”张懿宸称。

为了应对儿童安全用药所面临的挑战及问题,保障儿童用药安全的持续发展,张懿宸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完善儿童药品立法,规范儿童药品生产、注册、使用、管理;二是持续优化审评审批流程,出台鼓励儿童药研究开发、生产的配套政策;三是打造儿童用药安全产业联盟,积极发挥专业优势,达成行业指导共识,规范儿童用药剂量,为儿童量身定制药物;四是加强儿童药的国际合作交流,学习国际先进经验,提高自身水平,精益求精。

此外,张懿宸注意到餐厨废油通过资源化利用,生产生物柴油,进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助力“双碳”目标的作用仍未得到充分发挥,在资源化利用过程中遇到如下困难:一是各地为政,不利于探索新模式;二是餐厨废油收运商分散且存在地区垄断;三是餐厨废油跨区域运输受限;四是缺乏生物柴油使用的支持政策。

从社会、经济和环境效益考量,餐厨废油制生物柴油这一市场还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但也应看到,因资源化利用过程中的突出问题,并不是产业链下游的企业都能分享到这一增量市场。对此,张懿宸在今年的提案中提出六点建议,包括进一步明确餐厨废油的资源属性,突出其节能减排作用,规范前端收运市场等。

谈到目前国内经济发展趋势,张懿宸认为,中国经济正在走向“新常态”,即经济更加成熟、增长放缓。这意味着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发展的关键词将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即以质量和效益为首要目标的发展。

当前国内在着力推动“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各行各业期盼着国家能够持续释放更多有助于提升信心的信号。张懿宸表示,“(今年)前两个月,从主要经济数据上来看,我国经济已经释放出了阵阵暖意,体现为多个市场需求释放加快、产业链上下游联动回升、市场主体活力持续增强。”

具体到大消费领域,今年春节期间,全国线下消费市场喜迎“开门红”,被释放的消费需求推动旅游、电影、客运、零售等多个线下场景迎来消费热潮。结合近几个月对麦当劳、悠可等获得中信资本战略投资企业的观察,线下消费场景明显复苏。

“随着疫情防控政策优化,线下餐饮消费、旅游、娱乐等得到修复。同时,消费者更重视消费体验,我们看到,亲朋聚餐、宠物等带来情感满足感高、关爱自己和家人身心健康的消费活动明显增长,随之而来的是,对美妆、香氛等既能‘悦人’也能‘悦己’的消费需求也在快速复苏。伴随着上述需求的释放,餐饮零售、食品、美妆、香氛等多个行业有望快速增长。”张懿宸分析称。

过去几年,全球疫情、国际形势、政策变化的叠加影响使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张懿宸认为,投资层面,从行业角度来说,政策和市场推动投资向实体经济、科技创新和应用、产业链双循环等方向转变;从估值角度来说,二级市场的波动改变了PE投资的估值基础,市场也在探索新的估值标准。

在投资回报率问题上,需要在并购实施之前就做好关于投资回报率的计算,综合考虑目标公司的财务状况、市场前景、行业趋势等多方面因素。在实际投资过程中,也需要实时衡量投资回报率,并适时采取措施以保障其达到预期水平。

受贸易摩擦和疫情等因素影响,全球供应链进入深度调整期,各国跨国企业根据国家比较优势和自身业务发展对供应链分布进行动态调整。近期,有许多跨国企业已开始重返中国、加仓中国或是首入中国寻找商机。但同时应客观看到,一段时间以来,个别跨国企业在迁移或退出其在华业务。

“在这方面,并购基金能够发挥特殊作用,我们近年来已经就此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中信资本收购跨国企业在华业务的案例包括中国业务、淘大食品等。以中国为例,完成收购后,我们在战略的制订上更加贴近中国市场,推出了包括加强数字化运营、扩大外卖服务等举措,助力麦当劳业绩稳步提升。”张懿宸介绍。

当前,多层次资本市场加速构建,特别是宣布正式实施全面注册制等里程碑式事件,长期来看都将有助于资本市场逐步回归常识、趋于理性,鼓励投资和中介机构更好发挥金融服务实体的职责,聚焦挖掘和服务真正少而精的优质企业。

张懿宸认为,并购基金恰恰长于为企业提供长期资本、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对企业和行业的资源进行高效的整合与配置。作为能够与产业深度融合的金融资本,在高质量发展的大目标引领下,并购基金能够在助力产业链重构、盘活市场存量经济、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等方面发挥独特作用。

“特别是一段时间以来,个别跨国企业在推动供应链的内向化,迁移在华业务,而并购基金不但有能力承接跨国公司在中国分拆出的业务和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